|
在线下单 | 我的锦程 | 跨境电商物流服务 | 货物跟踪 | 积分商城 | 会员中心 | 合作加盟 | 锦程app | 手机版 | ENGLISH RUSSIAN 400-020-5556

合肥能否建立 快递包装“回收体系”?

来源: 合肥晚报   发布时间:2018-01-12

  合肥能否建立快递包装“回收体系”?

  聚焦生态合肥建设,委员们给出诸多“金点子”

  建立“指纹库”,让水污染实现可追溯;开发APP平台,让河长们用上“黑科技”;构建回收体系,减少快递包装对环境的危害……“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”,在今年合肥市“两会”上,政协委员们纷纷为生态合肥建设建言献策。

  建立企业水质污染“指纹库”

  在食品安全领域,“可追溯”已经得到了充分运用。在水环境治理上,“可追溯”同样不可或缺。政协委员许令顺认为,污染溯源技术是水环境安全技术体系的基石,建议在重点企业建立水质污染“指纹库”。

  找到存在的污染隐患,再对其进行重点监控,能让水环境治理事半功倍。许令顺说,运用大数据手段,对水环境监管海量数据进行深度分析,形成可视化预警-溯源-执法应急联动能力,能够及时预警水质异常变化,能够快速分析水质变化的原因、识别污染源头,为快速执法、迅速应急提供坚实的技术支撑和信息平台。

  许令顺建议,在全市开展重污染河流污染物溯源排查,监管部门快速定位污染来源。在此基础上,还要建立重点企业水质污染指纹库,对曾经开展过执法监管和处罚的企业一律纳入指纹库采集范围。通过抽取水样进行定期监测,获取水样中特定的水质指纹信息,提高水污染事故的响应速率。

  黑臭水体整治要谨防“反弹”

  今年的《政府工作报告》提到,合肥将巩固黑臭水体治理成效,建立监管养护长效机制。市民建在提案中建议,在黑臭水体整治过程中,应加快新技术、新成果的应用,强化城市水体的日常监管,杜绝已整治到位的黑臭水体出现反弹。

  2013年7月,合肥成为全国第一批水生态文明建设试点城市。在试点期间,合肥市以环巢湖环境治理与生态修复为核心,按照“一湖、两库、六河、多区”的总体布局,积极推进水生态文明建设各项工作,探索了水、人、城、湖和谐共生的发展路径和经验。列入试点考核的23项考核指标全部完成。不仅如此,合肥还超额完成20项考核指标,指标完成率达到100%。

  市民建认为,节水型社会的建设以及黑臭水体的整治,还需要不断加强和巩固。市民建提出建议,合肥应出台再生水利用激励政策,制定合理的再生水价格。同时,加强新技术的运用,谨防黑臭水体出现反弹。

  新能源汽车给予“里程补贴”

  生态环境建设离不开每个市民的努力,绿色出行便是最好的方式。市民建在提案中建议,政府部门应当多措并举,鼓励市民选择绿色出行。其中,可以对新能源汽车给予“里程补贴”。

  购买新能源汽车,可以享受到一次性的购车补贴。市民建认为,对个人、非交通运营单位使用新能源汽车,在购车补贴的基础上,还可以加大奖补力度。根据新能源汽车当年行驶里程,给予适当的里程补贴。通过补贴措施,引导市民和企业单位使用新能源汽车,提高新能源汽车的比例,减少汽车排放污染。

  与此同时,还应大力发展纯电动出租车,逐步报废营运许可到期的燃油出租车,最终将全市出租车都更新为纯电动出租车。在具体实施中,要制定更新计划,确定更新期限,采用政府补贴和优惠,完善充电设施配套。尤其是要根据纯电动汽车的更新计划,建设足够的充电桩,满足车辆的充电需求。

  河长制可插上信息化的“翅膀”

  每一条河都有一个“河长”,合肥已建成了市、县、乡、村四级河长制体系,为每条河流找到责任人。政协委员梁邦屏建议,河长制可以插上信息化的“翅膀”,运用各类手机软件、微信公众号等完善河长制的工作。

  “许多地方已运用手机应用和微信等平台,建立信息管理体系,方便河长管理。”梁邦屏说,合肥也应尽快开发相关手机软件,并全面推行使用。在梁邦屏的构思中,手机软件应具有巡河、督查、问题处理、水质通报等众多功能,既可以方便河长巡河,又方便管理。与此同时,还可以建立微信公众平台,及时推送河道基本情况,接受公众投诉、意见和建议。建立消除劣害河长微信群,各级河长和责任单位都加入到微信群,通过微信群及时通报河道“管、治、护”情况,交流治水、护水经验和心得。

  河长制落实是否到位,每个市民都应该是“裁判员”。对此,梁邦屏建议,可以建立投诉举报制度,运用各类APP、微信公众号等现代化科技手段,对河湖管理保护进行监督和评价。

  用“立法”推动生活垃圾分类

  2016年4月份起,合肥生活垃圾分类收集处置和资源化利用试点工作逐步展开,已取得了一定成效。政协委员孙森建议,合肥应当对生活垃圾分类进行立法,让生活垃圾分类真正落到实处。

  “目前,生活垃圾分类的法律法规体系还不完善。”孙森介绍说,早在2015年,合肥施行了《合肥市餐厨垃圾管理办法》,但仅针对餐厨垃圾。垃圾分类是一个系统工程,涉及投放、收集、清运、处理等关键,以及职责体系、制度建设等多个维度。由于缺少系统的法律法规,导致生活垃圾分类在实施中,处理很多问题都没有依据。

  孙森建议,应当健全垃圾分类主体的责任分担制度。在垃圾分类立法中,设定地方政府在权力配置、项目规划指导、垃圾分类相关设施建设、政府绿色采购、财政支持、税收减免等方面的法规和实施细则,出台激励措施,鼓励社会参与。同时,以数据库为基础,建立垃圾分类绩效评价指标体系。主管部门依据垃圾分类绩效评价和考核指标,对相关企业、社区等进行考核,考核结果定期向社会公布,接受社会监督和投诉。

  快递包装需建立“回收体系”

  随着电子商务的快速发展,足不出户的网络购物方式吸引大量消费者。然而,在为人们提供便利的同时,网络购物产生的大量塑料包装也带来了新的环境污染问题。对此,政协委员高虔建议,在推广绿色包装材质的同时,我们还要建立回收体系。

  “大量使用塑料袋、胶带、气泡袋等塑料制品,难以降解、回收处理和再利用,造成环境污染。”高虔发现,为防止商品因运输破损,采取“里三层外三层”的过度包装,大多数人在享受网购的狂欢后,对快递包装一扔了之,由此造成的浪费和污染十分惊人。与此同时,在全国快递业中的纸板和塑料实际回收率不到10%。塑料类的包装材料几近无人回收,纸箱虽有人回收,但价格极低,缺乏效益吸引力。而气泡袋回收成本很高,基本没有企业来做。

  高虔建议,快递行业主管部门统一快递包装标准,明确将纸质、可降解材料作为快递行业的主要包装材料,坚决杜绝使用普通塑料制品。对使用可降解材质的企业,政府可以适当给予补贴。对回收价值不大的包装材料,则启动税负调节,倒逼非绿色包装材质退出市场。同时,尽快构建快递包装材料回收体系,通过设置回收点,或者押金制等方式,实现回收行为常态化。